•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设计-郑州网站建设-手机建站-郑州建站-上海建站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好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告别南苑,中国首座百年机场关闭(2)

发布时间:2019-09-29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在安检岗位每天都会遇到对规章制度不理解的乘客,有的态度还特别凶。有一次,一名乘客非要带水,无论怎么解释就是不听,最后将一瓶水泼在李彬脸上。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血气方刚,但他还是咬咬牙忍了。“服务岗位,哪有不受委屈的。”李彬说。

  因为表现优异,2018年中联航与他签订了正式的劳动合同,从劳务派遣变为正式员工。现在,他是安检站客检室旅检二班的班长,带着20人的安检团队。不过,机场搬迁以后他又要被统一划转到首都机场集团安保公司。

  作为军民合用机场,南苑机场是中联航的主运营基地,代码NAY,中联航是唯一可以使用南苑机场的民航公司。

  中联航,全称中国联合航空有限公司,是1986年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成立的民用航空公司,由空军与22个省、市以及大型企业联合组建。

  2003年,根据中共中央“部队不得从事经商活动”的政策,中联航停止了全部民用航班的飞行。2004年,经民航总局批准,上海航空公司控股80%、中国航空器材进出口集团公司控占股20%,重新组建成立中国联合航空有限公司,实现“军转民”。2005年10月,重组后的中联航再度启航。2009年之后,随着上航与东航联合重组,中联航也成为东航成员。

  中联航网站上,“中国首家国有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字样非常醒目,每周五中午最低8元的机票是不少乘客追逐的热点。

帽子、围巾、书籍证件、水杯、皮箱、化妆品等等被旅客遗失的物品,被管理人员按时间分门别类地安置在失物招领办公间内。

帽子、围巾、书籍证件、水杯、皮箱、化妆品等等被旅客遗失的物品,被管理人员按时间分门别类地安置在失物招领办公间内。

  2014年以来,中联航的低成本航空路线收效显著,但也经历阵痛。在客运部值机区域经理张亚骞的记忆里,转型刚刚开始的2015年暑运是一段特别难熬的日子。当时很多旅客不知晓政策,每天有很多疑问和不满,他们享受了低成本航空公司的优惠票价,又要与全服务航空公司比细节。作为与旅客第一接触的岗位,张亚骞的团队必须一遍遍地解释为什么只能携带公文拉杆箱、行李托运为什么要收费。

晚上7点左右,机场候机厅VIP厅内,几名工作人员正在认真接受培训。

晚上7点左右,机场候机厅VIP厅内,几名工作人员正在认真接受培训。

  参加过7次演练的张亚骞9月23日就要到新机场工作了,她对工作了12年的这个地方有种种不舍。

  “南苑是个让人很有念想的地方。虽然这里的工作环境没有那么高科技,但机场的百年文化、周边的古老建筑都是它独有的。”张亚骞说。

  一座比机场还古老的古建筑——宇翔园,静立在附近。作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这里大有来头,曾是袁世凯北洋陆军第六镇司令部驻地。1922年到1924年间,被架空为陆军检阅使的冯玉祥在此度过了韬光养晦的两年。宇翔,正是“玉祥”的谐音。

  如今,这里是办公室和员工宿舍。工作人员说,园子里冬暖夏凉格外舒服。中午时分,吃完午饭的员工成群结队从宇翔园门前走过,旧营房前,三三两两的野猫悠闲地迈着猫步。这样的静谧时光也将戛然而止。

  谢幕之后

保安闫师傅46岁,来自哈尔滨,这是他刚来北京的第12天。“很巧合也不太巧合。”他一边说一边感叹。机场转场后,他说自己可能会选择新的工作,也可能在南苑这里等一等。

保安闫师傅46岁,来自哈尔滨,这是他刚来北京的第12天。“很巧合也不太巧合。”他一边说一边感叹。机场转场后,他说自己可能会选择新的工作,也可能在南苑这里等一等。

  1987年,牟建平应征入伍来到南苑。如今,他是中联航南苑机场公司办公室主任。在南苑,像他这样的转业军人还有几十名,最早的一批已陆续退休。牟建平转业时是副团职干部,到了机场公司一样要从零开始、从基层做起。从安检员到站长助理,再到安检站站长,从部队到地方,他在截然不同的工作氛围中切换、成长。

  从南苑到大兴,不只是几十公里的路程,更是中国民航机场跨时代的飞跃。用牟建平的话说就是,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

  对于所有南苑人来说,压力不言而喻。培训、考试、压力测试、跟班作业、现场演练,为的就是跟得上大兴机场的“国际范儿”。

  一夜转场,意味着中联航将从前一天下午开始陆续将飞机从南苑机场等调至大兴机场,翌日从新机场出港。人员、设备车辆及物资将在极短的时间内搬迁转移,风险大、难度高、运作复杂,不啻为一次大考。

  从7月初开始,地面服务体系已经率先在大兴机场展开了大规模航站楼服务保障专项演练,在值机、随身行李托运、旅客登机等各环节,全面验证各岗位人员实际操作能力和运行协调机制。若干次的专项演练之后,紧接着又是每周一次的综合演练,模拟乘客从几百到几千人不等,真实检验人员、设备在高峰期的承受力。

  转场不仅是一次集体“升舱”,对于很多老南苑人来说,更宛如一场“新生”。

转载请标注:东东工作室——告别南苑,中国首座百年机场关闭(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