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设计-郑州网站建设-手机建站-郑州建站-上海建站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好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彩礼不得超过两万 超过以贩卖人口论处 兰考曾发生多起彩礼诈骗案

发布时间:2018-07-20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彩礼不得超过两万 超过以贩卖人口论处 兰考曾发生多起彩礼诈骗案

  

  原标题:河南一街道规定彩礼不得超2万 索要过多以贩卖人口论处

“零彩礼”为爱情保鲜,有什么比“找到合适的对方”更值钱?

这两天,一份红纸黑字的《惠安街道办红白喜事操办标准》在网上引起热议,该标准第一条规定:索要彩礼“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

6月20日,河南兰考县惠安街道办事处社会治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回复上游新闻记者称,红白喜事操办标准正在严格执行,此举是为了倡导婚俗新风。

“婚后你要给丈母娘一千万,我们也管不了”

据了解,今年5月,兰考惠安街道办社会治理中心面向辖区所有居民,颁布了红白喜事标准。

标准共有九条,其中第一条规定,订婚彩礼不超过两万元,索要彩礼过多者,交公安机关调查,严重者以贩卖人口或诈骗论处;第二条至第八条对宴席标准、参加人员、车辆等方面均作了规定;第九条规定,办理红白喜事的家庭必须要上报村委,村委上报至该中心备案,村委负责监督。

九条标准中,第一条引发网友热议,网友大伟调侃道,去年8月,他给了丈母娘8万元彩礼。要是规定早颁布就好了,那丈母娘是在贩卖女儿;

网友河底的鱼说,倡导彩礼不超两万元是好事,但女方要多了就成了诈骗犯,这有点吓人。

惠安街道办社会治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彩礼标准是不能超过两万元;如果该中心接到举报,他们就会先期介入调解,让女方不超标;

如果调解不成,他们会视情节是否交由公安机关调查,如果公安机关查实了涉嫌犯罪,那就是涉嫌贩卖人口或诈骗了。

该负责人称,标准要严格执行,对辖区所有人都是这样,这样做的目的是倡导婚俗新风。到底是不是贩卖人口或诈骗,公安机关说了算,“结完婚后,你要给丈母娘一千万,我们也管不了,但彩礼钱就不能超过两万。”

著名行政法律师张新年认为,地方政府可通过倡议的方式来提倡、鼓励不要过多索要彩礼、滥办酒席的新风尚。但对普通群众来说,法无禁止皆可为。特别是《惠安街道办红白喜事操办标准》第一条的规定有点耸人听闻,反映了当地有关单位严重欠缺法治思维。

兰考曾发生多起借订婚诈骗彩礼案

此前的2016年12月31日,兰考县委、县政府联合下发了《兰考县关于红白事大操大办问题专项整治实施方案》,并公示了《兰考县红白事操办标准》。官方提出要坚决纠正红白事大操大办、讲排场、比阔气、挥霍浪费和借机敛财的不良风气,切实减轻广大干群负担,形成全社会崇尚文明、秉持节俭的良好风尚。

《兰考县红白事操办标准》第一条即明确订婚彩礼:县城规划区内不超过 3 万元,农村不超过 2 万元。索要彩礼过多拒不退还涉嫌犯罪的,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彩礼不得超过两万 超过以贩卖人口论处 兰考曾发生多起彩礼诈骗案

  

彩礼不得超过两万 兰考出台文件

兰考县政府网发布的信息显示,该县三义寨乡近期以来,就有11家红白喜事操办严格按照要求进行了报备和操办,受到群众的支持和认可。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至今,兰考发生过多起借彩礼敛财的诈骗案件。

2017年前后,兰考孟寨女子王某第一次和程某订婚,彩礼9.9万元;王某第二次和杨某订婚,彩礼12.9万元。最终,父女二人涉嫌诈骗,被刑拘。

2018年年初,兰考仪封派出所成功打掉一个“一女嫁五夫”的骗婚团伙,该团伙瞄准农村未婚男青年,以结婚为由骗取彩礼,连续作案5起,非法获利40余万元。

该团伙利用农村“订婚”的风俗,向男方索要6万元到16万元不等彩礼,一得逞就立即消失。

  新华社北京2017年10月12日电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姜刚 白明山 李雄鹰

  近日,一则关于河北新娘结婚“零彩礼”的消息火爆网络,引发网友热议,这位新娘也成了“网红”。为何要举办“零彩礼”婚礼?高彩礼甚至“天价彩礼”原因何在?“零彩礼”能否使“天价彩礼”降温?记者进行了采访。

  “零彩礼”新娘成为“网红”

  10月5日,一场热闹的婚礼在河北邯郸曲周县的一个村庄举行。与农村一些“天价彩礼”的婚礼不同,这是一场“零彩礼”的喜事。

  记者了解到,这场婚礼的主人公、1985年出生的新郎贾志新,在部队服役已14年,在村里算个“老小伙子”,而新娘李晓利在邯郸市一家公司做内勤。

  “我是家里唯一的闺女,刚开始和母亲谈起彩礼的事时,母亲嘀咕‘人家的闺女都值钱,我的闺女不值钱啊’。”因“零彩礼”成为“网红”的李晓利说,“其实母亲心里也明白,两人能过好一辈子,比给多少彩礼重要。”

  与彩礼相比,李晓利最看重的是人:贾志新稳重踏实,相处后感觉是能托付终身的人。“公公婆婆都七十多岁了,如果为儿子结婚四处借钱凑彩礼,我于心不忍。彩礼攀比,最终受累的是父母、是自己,与其受高彩礼之困,不如自己减负。”她说。他们的婚礼不光“零彩礼”,结婚包办酒席等花销都靠两人的工作积累。

  新郎对此也深有感触。贾志新说:“村里彩礼这几年越来越高,我排行老三,十几年前,两个哥哥结婚时彩礼分别几千元;四五年前,弟弟结婚时(彩礼)一两万;如今,动辄十几万……”

  这场“零彩礼”婚礼在周边群众中引起不小轰动。李晓利说:“我们就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对‘天价彩礼’说不。听说我们‘零彩礼’的事后,我的初中、高中同学都纷纷点赞,其他还没结婚的(同学朋友),说也要像我们这样。”

  有网友称赞,这是结婚彩礼的一股清流,“他们这么做不容易,有积极意义。”也有网友列举了高达数万甚至数十万元的结婚彩礼,认为“零彩礼”虽好,但推广并非易事。

  “要面子”等观念催生“天价彩礼”

  记者采访发现,与这场“零彩礼”婚礼形成对比的是,当天附近举行的多场婚礼依然是“传统路线”。不仅如此,在很多地方,结婚高彩礼甚至“天价彩礼”的现象仍频出。

  对湖南张家界市的小金来说,这个黄金周可谓“百感交集”。“结婚前10天,因为彩礼问题,差点跟女朋友分手。”小金说,他和对象小玉是高中同学,恋爱时间也不短,合计好在今年国庆期间结婚,但9月24日,两人因彩礼问题差点“谈崩”。

  “她家非得要8万块钱,没钱就不嫁,还放出话说不给8万块钱,就没有诚意,好聚好散。”小金家并不富裕,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得向老板借了8万元。

  彩礼不只是钱的问题。婚后,已成为小金妻子的小玉说,她家之所以非得要8万元,一个原因是周围村民都这样,“大家都是十万八万的,自己家不要这么高,觉得没有面子。”

  不止彩礼,鞭炮也是必需的。结婚要比谁家的鞭炮响的声音大,更要比哪家响的时间长。

  对这类现象,网友也纷纷“吐槽”。网友“任性的90后微笑每一天”说:“我老家,彩礼十万元。三十万元的楼房必须有,没有就要拿十万元礼金、十万元的车。”

  网民“qzuser105136120”则说:“就说我们这吧,前几年是10万元,这两年20万元,不知再过几年是多少?”

转载请标注:东东工作室——彩礼不得超过两万 超过以贩卖人口论处 兰考曾发生多起彩礼诈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