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网站建设-郑州网站设计-郑州网站建设-手机建站-郑州建站-上海建站

  •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 13061801310

当前位置:好东东网 > 近期动态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疫情中的武汉志愿“摆渡人”: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

发布时间:2020-03-06 | 发布者: 东东工作室 | 浏览次数:

疫情中的武汉志愿“摆渡人”: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

  长江网2月8日讯(记者潘茜)最近几天,王昌发觉:出车的频次少了,没有那么辛苦了。
  1月23日,武汉暂时关闭出城通道。市内公交、地铁、轮渡全部暂停运营,城市运转却不能按下暂停键。
  王昌加入志愿群,开着私家车,义务接送医护人员、运送物资,“有什么任务做什么任务”。
  谁也说不清,在武汉,像王昌这样的人究竟有多少。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共享着同一个名字——“摆渡人”。
  他们只能讲述自己的碎片化的观感——一个人就加了13个志愿群,群友超过2000人;车队群有人退出,立马有人加入;任务一放出来,大家都踊跃参与;滴滴、T3、高德等企业纷纷招募,街上的志愿车辆多了。
  面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面对部分家属的担忧和不理解,他们用“做好防护”回应,握紧方向盘,一次次出发。
  “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一位“摆渡人”这样向城市示爱。
  高速口的接力
  1月26日,大年初二,岱黄高速府河收费站的两端,一边是1辆大巴车和4辆小轿车,另一边是15辆小轿车。
  这场“接力赛”后,64名在武汉工作的十堰籍医护人员“逆行”回到各自供职的医院。
  郑赢瑜是接力的发起人之一。他的妻子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血管外科的护士。腊月二十八,妻子乘高铁回十堰,与早已返乡的他和女儿团聚。
  第二天,得知武汉暂时关闭出城通道,妻子就坐不住了:“想想办法,让我回医院支援一下。”
  24日晚开始,十堰城区公交停运,高速国道相继封闭。妻子得知科室几个同事病倒,哭着说:“你给我想办法,我必须要回去……我不能做个逃兵。”
  郑赢瑜打听到,像妻子这样急着回武汉的十堰籍医护人员有上百名。
  他建起一个十堰返汉医务人员的微信群,送他们“逆行”返汉。
  1月26日,第一批出发人员共64人在十堰人民医院广场集合,经体温检测、消毒后登上1辆大巴车和4辆私家车。
  “接力赛”得到了十堰市防疫指挥部、交通局、卫健委的支持。“在十堰的高速口,交警塞给我们一堆泡面、面包、火腿肠。上高速那一刻,他们集体向我们敬礼,我一个大男人都哭了!”
  郑赢瑜一行抵达府河收费站时,提前联系好的15辆志愿车辆也已抵达,不到5分钟,64名医护人员全部转乘15辆私家车进了城。
  “武汉这边的志愿车队司机很给力,有呼必应。”大年初四、大年初七,第二批48名、第三批54名十堰籍医护人员先后返汉。

疫情中的武汉志愿“摆渡人”: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

  郑赢瑜一行在十堰上高速时,当地交警集体给他们敬礼 郑赢瑜供图
  接力送咸宁籍医务人员
  李力是咸宁通城人,定居武汉6年了。他曾是名汽配制作焊接工,去年底辞了职。
  1月24日,已经回到咸宁老家的他偶然间看到朋友圈征集武汉志愿车辆的信息,扫二维码加入了武汉志愿车辆护送群。
  他原本被安排到武汉各社区接送居民,考虑到自己还在老家,不能立即赶回武汉,他也跑起了和郑赢瑜一样的“接力赛”——送咸宁籍医务人员返汉。
  他每天负责接送4名医护人员。下午1点多接人,到达武汉高速接应口一般就5点了。提前约好的其他志愿车辆接力,将这些医护人员送到各自工作的医院。
  “有一次,在咸宁服务区,护送的医护人员听说我还没吃中饭,他们争着从行李箱拿出他们父母做的饺子、春卷、鸡肉给我加餐,还嘱咐我注意身体。”
  在送一位护士回武汉时,护士告诉李力:自己家的亲戚都不支持她回武汉,也不敢护送她。“我当时就说,我来管。安全把你们送达一线救死扶伤,是我们志愿者们最大的光荣。”
  李力说,每次护送,自己都会戴口罩,给车辆消毒。送完了,担心影响家人,也会单独把自己隔离起来。

疫情中的武汉志愿“摆渡人”: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

  李力(左)送一名医护人员抵达医院 李力供图
  全副武装再出门
  很多“摆渡人”同时加了好几个志愿车队群,自由职业者王昌就是其中之一。
  “我先后进了6个志愿者车队群,”王昌说, 自己一般盯着群里的信息,哪里有需要就跑哪里。
  半个多月来,医护人员接送,医疗物资转运,给火神山医院建筑工人送水和食品,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都做。“7天跑了3000公里的样子。”

疫情中的武汉志愿“摆渡人”: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

  志愿司机王昌(右一)和他接送的医护人员合影,王昌 供图
  与王昌在同一个群里的涛叔,做消防工程管理工作,50多岁了,每天路上跑的时间都是12至15个小时。
  有一次,涛叔接到一个从天门返汉的医护人员时,已是凌晨。“她说,自己早上7点从家里出发,走路、换乘不同车辆才回的武汉,她一个小姑娘,克服了多大困难啊。”还有一次,涛叔和一名年轻志愿司机去接送物资。“那个姑娘是名警察,装货、卸货,一点不娇气,能吃苦。”
  旁人眼中的涛叔,敬业、开朗、有爱心,会把自制的糖果带给志愿者们分享。
  涛叔也有不少的苦处。他告诉长江网记者:“有家人对我说,不反对你做公益,起码你要做一顿米饭给家里人吃吧。”
  “其实,大家最怕的都是家人的担心。”王昌说,车队对志愿者自我防护的要求很严格。
  “志愿者必须从头到脚全副武装,每一个车队都有一个固定的地方领装备。要求每天测体温回报并对车辆消毒。”
  防护装备从哪来?志愿者李力说,加入志愿群后,群里会发布捐赠物资的信息,由车队对接。志愿者提出需求,也会分给他们。“有时帮医院护送物资,医院会给一点,有时候别人会捐一点,有时候送医护人员时,他们会给一些。”
  一些志愿者在防护不足的情况下出车,令人担忧。采访中,王昌、涛叔等呼吁,做志愿司机,前提是做好自身防护,“不是全副武装,一定不要出门”。

疫情中的武汉志愿“摆渡人”: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

  涛叔(右)给一家医院运送物资 涛叔 供图
  喜欢堵车的你
  一个光谷地区的志愿车队,曾在不足6天的时间里筹集了40多万元购买医用物资和防护装备,志愿司机们将物资和装备捐给了武汉及周边城市医院,还时常接送医护人员。
  1月29日,车队解散了。组织者程程说,政府与企业的力量介入,医护人员出行得到了缓解,这是他们决定解散车队的原因。据了解,解散后的志愿者们,有的决定休息调整,有的考虑参与其他形式的公益活动,有的又加入其他志愿群继续志愿之旅。
  “志愿服务,有人退出,也有人不断进来,很正常。”李力说,自己观察到,最近看到不少志愿者组织都还在招募志愿者。连日来,滴滴、T3、高德等企业纷纷招募志愿司机。
  王昌则说:“我所在的志愿群,只要有任务一放出来,大家都踊跃参与。”
  涛叔说,自己总共加入了13个志愿者群,每个群的人数有多有少,总人数超过2500人,“剔除了我这样加入多个群的,至少也有2000人以上”。
  武汉目前有多少名志愿司机?王昌说,这个数字谁也说不清楚。有一个感觉却很清晰:他和他的伙伴们没有1月底时那么忙了。
  “物资的调配逐渐走上正轨,各地的物资紧缺也不像之前那么严重。原来我们每个人一天跑七八趟,现在少多了。”
  在郑赢瑜的朋友圈里,长江网记者看到他与一名返汉十堰籍医护人员的互动。
  这名网名“樱桃小圆子”的医护人员讲述自己第一次下呼吸科隔离病房的经历,郑赢瑜给她打气,她回复:“这种时候正是医院和病人需要我们的时候,即使很害怕,我还是来了,哪怕只能出一点点力,我也是开心的。”
  他最近的一条朋友圈,向武汉示爱:“你是我的第二故乡,虽然你病了,但你还是那么美,你将来会更加的美。知道你会挺住,风雨过后我还是特别喜欢堵车的你,我保证不再嫌弃你!”

疫情中的武汉志愿“摆渡人”: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

转载请标注:东东工作室——疫情中的武汉志愿“摆渡人”:风雨过后,我还是喜欢繁华喧闹的你